明信片

这次从伦敦东南部坐慢火车到伦敦桥转到查令十字街,一路上黄色和白色的野花散布破旧的铁轨上,间有不知名的野生植物的繁茂枝蔓,灰色的小屋之后是突兀丑恶的现代高楼,这些总让我想到贾曼的花园。每个夏天我都格外想念他的电影。这次来之前我还买了modern nature,尚没有寄到。贾曼的诸多头衔中包括花匠。不过可能大多数英国人都可以算是花匠,多狭小的空间都不可缺少花园景观。在国家画廊等同学。画廊因为免费而吵闹,有一种集市的亲切。虽然我不懂画,但每次看到卢梭的作品都会很开心。到中国城吃面。口腹之欲满足之后又去了南岸。上次见到的小津餐馆还在。电影学院还留有上个月的贾曼电影展览遗迹,赤裸的卡拉瓦乔。现在在上映的是1994年的姐妹花。在我看过的关于papin sisters的改编之中,这个英国版本给我留有最深的印象。Jodhi May的甜美和里面安详的儿歌与后来的残忍和杀戮形成惊心动魄的对照。你知道吗?我最后竟然忍住没有再看这个电影。伦敦诱惑太多了。我在努力克制。从明天起好好工作。等我找到一份工作安定下来,要学习开车,然后从伦敦开到肯特去看贾曼的花园。

Advertisements